<address id="trtrz"><form id="trtrz"></form></address>

      <address id="trtrz"></address>
      <address id="trtrz"><nobr id="trtrz"><progress id="trtrz"></progress></nobr></address>

      <address id="trtrz"><address id="trtrz"><listing id="trtrz"></listing></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trtrz">


          丁士美與《永樂大典》


          《永樂大典》是明永樂年間由明成祖朱棣先后命解縉、姚廣孝等主持編纂的一部集中國古代典籍于大成的類書。初名《文獻大成》,后明成祖親自撰寫序言并賜名《永樂大典》。全書22,877卷(目錄60卷,共計22937卷),11095冊, [1]  約3.7億字,匯集了古今圖書七八千種。


          《永樂大典》精品藏書展



          近日,淮安市圖書館舉辦了《永樂大典》精品藏書展,吸引了大量“典迷”前來觀瞻,一飽眼福。


          《永樂大典》是國家圖書館的四大專藏之一,也是國家圖書館的鎮館之寶。作為全世界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百科全書,這部曠世宏編“合古今而集大成”,規模遠超前代所有類書,實為典冊淵藪,遺書寶庫,諸多佚文秘笈、典章制度賴其得以流傳后世,造福學人。可以說,這部大典既是中國歷史上最早最大的一部百科全書或言類書,也是中華民族奉獻給世界的一份珍貴的文化遺產。


          這部極具傳奇色彩的百科全書,自從誕生以來,就伴隨著很多的傳奇故事和坎坷命運。借此次書展機會,筆者向大家介紹一下這部百科全書與淮安歷史名人丁士美的故事。




          丁士美(1521-1577年),字邦彥,號后溪,淮安府清河縣人(今淮安市)。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狀元,歷任嘉靖、隆慶、萬歷三朝的翰林院掌事、國子監祭酒、禮部左侍郎、吏部左侍郎,先后擔任過隆慶、萬歷二帝的東宮侍班官、經筵日講官,曾主持纂修國史、實錄,主持多場重要科舉考試,著有《四書經筵直解》(已佚),有若干詩文傳世。史稱丁士美“淹貫經史,正直忠厚,朝野共歟”,并有“縝密端重,以道義自持”“居家廉謹,許國忠貞”“純孝見稱于鄉曲,雅操推重于朝端”“砥行植名,甘貧樂道”“高維誼鳳,清操振世”等評價。萬歷皇帝曾賜書“責難陳善”,稱其為“師儒之范”。丁士美去世后,被追授為禮部尚書,謚“文恪”,祀鄉賢。


          丁士美大魁時,正是大奸臣嚴嵩當道,而當朝天子明世宗嘉靖皇帝已有二十年不臨朝視事面見大臣了。丁士美為人正直忠厚,自然不愿與奸黨同流合污,也就不會得到重用。從嘉靖三十八年入仕被授予從六品的翰林院修撰之職,一直到隆慶改元前后的八年間,丁狀元一直在翰林院修撰職位上從事常規的文書案頭工作。不過在這期間,他也做了一件很有影響的事情,那就是參與重錄《永樂大典》。


          《永樂大典》最初的編撰目的,是明成祖朱棣為了消除“遍于海宇”的“不平之氣”和他在進入南京城后所做的魔鬼罪行之壞影響,“借文墨以銷壘塊”,主動向天下讀書人示好,遂下令編撰超級文化大典——《文獻大成》。該書從永樂元年開始編撰,直到永樂五年才完成,“凡二萬二千二百一十一卷,一萬一千九百五本,更賜名《永樂大典》,上親制序以冠之”。


          《永樂大典》編成后,朱棣本來想將之付印,但因此書規模實在太大了,一下子難以做到,就暫時放在了南京明皇宮的文淵閣。“永樂辛丑,北京大內新成,敕翰林院,凡南文文淵閣所貯古今一切書籍,自有一部至有百部,各取一部送至北京,余悉封識,收貯如故。時修撰陳循如數取進,得一百柜,督舟十艘載以赴京。至正統己巳,南內火災,文淵閣向所藏之書,悉為灰燼。”到了弘治朝時,《永樂大典》還有三套:一套在南京國子監,一套在北京國子監,還有一套在北京明皇宮內閣附近的文樓。明孝宗朱祐樘十分好學,“聞太宗《永樂大典》貯于文樓,取置宮中,時自省覽。”明孝宗之后僅隔了十六年繼任皇帝大位的明世宗朱厚熜也是一個《永樂大典》的“粉絲”,他“時取探討”,“凡有疑郤,悉按韻索覽,幾案間每有一二帙在焉”。


          天有不測風云。嘉靖三十六年四月丙申日,北京明皇宮“奉天等殿門災。是日申刻,雷雨大作,至戍刻火光驟起,初由奉天殿,延燒華蓋、謹身二殿、文武二樓、左順、右順、午門及午門外左右廊盡毀。至次日辰刻始熄。”而就在大火突發時刻,對《永樂大典》“殊寶愛之”的嘉靖帝“命左右趣登文樓出之,夜中傳諭三四次,遂得不毀。”


          大火之后,嘉靖皇帝萌發了將《永樂大典》再抄一部副本另外保存的念頭。嘉靖四十一年八月乙丑日,他正式下詔,重錄《永樂大典》,“命禮部左侍郎高拱、右春坊右中允管國子監司業事張居正各解原務入館校錄,拱仍以侍郎兼翰林院學士同左春坊左諭德兼侍讀瞿景淳充總校官,居正仍以中允兼翰林院編修,同修撰林燫、丁士美、徐時行,編修呂旻、王希烈、張四維、陶大臨,檢討吳可行、馬自強充分校官……”。


          據說嘉靖時代重錄該文化大典時是邊繕寫邊校理,分工明確,且規定每人每天必須謄抄三頁。這樣大約抄了五年,到嘉靖帝死時還沒完成這項“復制”工作,一直延及隆慶帝朱載垕登基后半年左右才算大功告成。


          丁士美一生秉持的座右銘是“百倍功要有自盡,一等事豈讓人為”。此次參與重錄《永樂大典》工程,他可謂盡心盡力,兢兢業業。正是這種勤勉務實的敬業態度和忠于職守的擔當精神受到皇帝和同僚的贊賞。


          隆慶元年四月庚子日,明穆宗朱載垕“以重錄《永樂大典》成……修撰諸大綬俱左春坊左諭德、修撰丁士美右春坊右諭德,各兼侍讀,大綬、士美仍加俸一級……余各加俸秩,及書寫生儒以次授職給賞有差,已而偕等各上疏辭免恩命,俱優詔不允。”


          從當時的獎賞名單來看,徐階是《永樂大典》重錄的總負責人,高拱、張居正和瞿景淳等都是前皇帝任命的總校官,林燫、諸大綬、丁士美、徐時行、呂旻、王希烈、張四維、陶大臨、吳可行、馬自強等為分校官。在這些分校官中,既升官又加俸的只有丁士美和諸大綬,他倆都被加俸一級,且由從六品的翰林院修撰升為正五品的詹事府左、右諭德兼翰林院侍讀。由此可看出丁、諸兩人對《永樂大典》重錄所作出的貢獻。


          雖說后來《永樂大典》厄運連連,明清易代之際不翼而飛了好多。清朝乾隆時為修纂《四庫全書》,有人曾想從《永樂大典》中輯佚古籍,但發現其中一千多冊已不知了去向。到清末光緒元年時只剩下五千余冊。1900年八國聯軍侵華時,《永樂大典》遭受了野蠻搶掠與肆意踐踏,至此,一代文化巨著幾乎散佚殆盡,目前僅存的幾百冊還散落在日本、英國、德國、美國、韓國和中國等國。但無論怎么說,《永樂大典》的編撰與重錄,對保存和傳承中國傳統文化起到的作用不可低估。就近而言,清代編撰《四庫全書》等文化典籍時就大量地參錄了它。即使是到了近現代,人們還在利用僅存的部分《永樂大典》來校勘清代流傳下來古籍的訛誤。由此我們也不難看出丁士美等人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承所作出的貢獻和影響。


          國運昌則文運盛。在幾代國圖人孜孜不倦的求索下,特別是建國以來在黨和政府的親切關懷下,明珠還于合浦,國家圖書館已經成為《永樂大典》在海內外的最大藏家,并給予大典前所未有的重視和保護,使這座人類文化史上不朽的豐碑屹立萬世,傳之永遠!


          參考文獻

          1. 明·孫承澤:《春明夢馀錄》卷十二。

          2. 《明太宗實錄》卷之七十三,【明】沈德符:《萬歷野獲編·總裁永樂大典》補遺卷1。

          3. 明·姚福:《青溪暇筆》卷上。

          4. 《明孝宗實錄》卷之二百二十四。

          5. 《明孝宗實錄》卷之二百二十四。

          6. 《明世宗實錄》卷之五百十二。

          7. 《明世宗實錄》卷之四百四十六。

          8. 明·朱國楨:《湧幢小品·永樂大典》卷二。

          9. 《明世宗實錄》卷之五百十二。

          10. 明·沈德符:《萬歷野獲編·總裁永樂大典》補遺卷1。

          11. 《明穆宗實錄》卷之七。

          12. 《明史·職官志二》卷七十三,志第四十九,《明穆宗實錄》卷之七。

          13. 馬渭源:《大明帝國》系列之⑧《永樂帝卷》下冊,東南大學出版社,2014年1月,第1版,P343。




           我的圖書館

          關注我們

          手機APP

          聯系我們

          總館地址:淮安市生態新城翔宇南路17號

          微信:jshatsg

          聯系電話:0517-80827100、80826700

          到館指南:有軌電車“大劇院”站;公交車8路、10路、69路、76路“板閘岔口”站;公交車26路、88路“通源路”站。

          久久爱WWW高清免费人